原標題——《一個不像設計過的設計,一個不像設計說明的設計說明》

2018年末的一個下午,一個胖胖的北京男生滿懷期待的述說著他理想的餐廳,他很健談有很多奇奇怪怪好玩的想法——這就是硬舌酒肉的王老板。

隨著深入的了解得知硬舌現有兩家店,勝門胡同的老店生意很好,只是覺得跟從前不太一樣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亦莊的店一直不太滿意想要改造升級,然后再迅速開兩家新店。額…既然要升級,那就是現有狀態不太好需要改善吧,既然不好為啥還要迅速開新店呢?不是應該先找出不好的原因然后對癥下藥,先把病治好再開新店嗎?心存疑惑的我決定先去店里探個究竟。

▲德勝門胡同

在一個暖洋洋的冬日午后,我來到了位于德勝門胡同兒里的硬舌老店。胡同兒對于老北京人來講無疑是有著特殊情感連接,充滿了市井的煙火氣,散步的老奶奶笑盈盈的招呼我“您也出來散步呀”瞬間有了情感帶入。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開門兒進店雖然有些雜亂無章吧,不過能看出王老板鮮明的個人色彩。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極其醒目的牌匾刻著大字“醉生夢死”充滿魔性的墻繪牛魔王,老舊的七八十年代電影海報、小眾搖滾樂演出海報、藝術展海報、九十年代的國外娛樂雜志、霓虹燈、古老監視器大腦袋里還播放著什么~~國安隊球服被神圣的裱在相框掛墻上,各種有趣的小玩具,以及食客們留下的拍立得相片掛了滿墻看得出硬舌之于他們已不僅僅是個吃飯的地方了。

各個座位都坐下來感受一下。這時我的食物也陸續上桌,咱先不說東西的味道如何,單從賣相上來看這絕對是大口吃肉、痛快喝酒的地方。看著厚實的大肉串,便想稱贊王老板夠實在!況且味道又極好呢~~從菜品和空間裝飾上不難看出王老板是極具先鋒睿智、很有老北京人味兒的八零后小伙子!只是現場環境確實有點臟亂差的感覺,但總體感受個人認為已經很不錯了畢竟目前在北京已經很難找到這種有趣的小店了。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隨后又趕到亦莊的大族廣場店。這家店屬于商場的底商,初視它存在于周遭擁有各自性格色彩的餐廳中,顯然是被埋沒了。

▲硬舌酒肉亦莊大族廣場店

相較于老店的個性鮮明,它似乎過于世俗、掩蓋了自己原本的棱角。無論是古怪的手繪墻畫,還是巨大的招財進寶鑄銅字,以及“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的霓虹燈字。都少了他們該有的味道,像是失了靈魂的寄住體沉沉的存在著。

▲硬舌酒肉亦莊大族廣場店

▲硬舌酒肉亦莊大族廣場店

店內冷清飯點兒也沒什么客人,店員小哥也都無精打采的,端來的實物雖然看起來跟老店的差不多,但吃起來味道卻相差挺大的。兩家店雖相同但給食客的感覺完全不像是同一家店。

為了更深入的了解王老板以及硬舌的來龍去脈,我們給王老板留了個作業“對話創始人——王喆我想跟你聊聊天”以下是作業內容及答案~

嚯~~看到王老板坦率、真實的描述,自己真心想要把這樣一個真性情有人味兒的地方做好讓多一份的溫情面對生活中的冰冷。

2019年初由于北京整治拆墻打洞,德勝門老店被迫關門了。王老板緊鑼密鼓尋找新的店址,目標還是胡同兒里,原因很簡單:硬舌的根與魂都在胡同兒里。也許是對被迫關店的補償,位于西單太仆寺街力學胡同兒里的新址很快被敲定了。

老板娘放下電話跟我說:德勝門關店不久她就總能接到電話詢問硬舌搬去了哪里?什么時候開業?她一方面很感動,另一方面也很焦急。什么時候能與大家重新見面?基于這樣的事件發生我開始認真思考西單的店到底應該是什么樣子呢?老板娘在關店前發出了一篇名為“無緣百年老店”的公告字里行間透著滿滿的無奈、失意以及對食客們的歉意。

與此同時,通過前期探店考察、深入調研、開項目籌備會討論后,我們建議硬舌別急于開新店,先把西單“老店”重整旗鼓,把之前的病治好,再把健康的硬舌推出江湖。感謝王老板充分的信任我們,認同了這個想法~那么重頭戲來了如何重建王老板理想的餐廳,屬于食客們熟悉的硬舌呢?

▲硬舌酒肉德勝門老店

記得王老板曾說:希望硬舌就像自己家的老房子,隨著時間流淌,自由生長。反復回味著關于家的自由生長。那是由每個家人各自喜好,習慣及審美的組合。那么硬舌的自由生長是否該由每位食客家人的參與創造?

“延續食客的記憶延續老店的回憶”是我在心里默默許下的承諾。

于是:以物換酒的念頭就這樣誕生了你有充滿記憶的舊玩具嗎硬舌“老店”邀你一起來建造。很像王老板收集的那些舊玩具以“記憶”之名見證主人們生活的世界。硬舌酒肉以“記憶”之名見證食客們生活的世界。

▲硬舌酒肉西單店平面圖

設計過程中,我們希望整個空間是個“半成品”,是一個可以自由生長的空間,它是由食客們親手搭建的,每一件舊物都是一個食客和硬舌的一個情感鏈接。被時間見證過的材質+老店標志性元素+以物換酒收集食客們舊玩具共筑全新的硬舌“老店”!

▲硬舌酒肉西單店立面圖

▲硬舌酒肉西單店立面圖

接下來一個多月我們不斷的推敲、與王老板溝通、打磨方案,迎來了第一個階段性勝利破土動工!

▲硬舌酒肉西單店

對于我們觀町的服務設計只有一個原則“宇宙中心論”此刻的硬舌就是宇宙中心。所有一切只為一個目的,想盡辦法達到我們最好的預期,其他困難統統讓路!就在這樣的原則下排除萬難,終于2019年8月9日硬舌酒肉西單店進入了試營業階段。

▲硬舌酒肉西單店

延續了老店的醉生夢死的牌匾、霓虹燈和國安球衣。

以“記憶”之名的舊玩具交換活動

眼看著老板娘朋友圈里日日爆滿的小店,心里也跟著美滋滋的。不知道當初王老板所期待的一切是否實現?等我去打卡拍照喝酒吃肉的時候一定要找他好好聊聊。

硬舌重生后的一個月,我們對王老板進行了客戶回訪

Q:西單店開業一個多月了,感覺如何?是否達到預期了?

A:今年年初,硬舌德勝門老店關門的那段時間其實我自己去的也不太多了。做硬舌這幾年對他已經沒有什么太多想法了,就是機械的要繼續做下去。好像找不到當初剛開店時候興奮和好玩的感覺了。從和觀町一起籌劃西單店開始,我感覺好像有些什么東西開始不一樣了。

西單店開了以后,還是挺有意思的。雖然我這人不是特別愛跟客人聊天,但我能感受到這種氣場非常好。有時候我在店里,有一些老顧客跟我打招呼、聊天,其實我已經記不清他們了。好多人都跟著硬舌好多年了,我覺得挺有感觸的。

記得有個大哥新開業以后來了四五次了,每次都帶好多朋友、客戶過來。2016年我們還叫“鍋爐烤肉”的時候他就在。那時我剛想改名,想叫“硬舌”,但是想不出來是硬舌什么?我就想我有酒有肉,是叫硬舌酒肉館還是叫硬舌酒肉店啊?怎么都覺得別扭。一次他在我店里吃飯對我說:你也別酒肉館了。就叫“硬舌酒肉”唄!我一聽挺有意思,后來就真叫這名兒了。所以說這名字有一半是他的功勞呢,呵呵。

我們裝修的效果我也特滿意,有一種一直在生長的感覺。我現在想法也更多了,希望建立一個未來有我們自己個性的品牌文化和品牌系統。現在我們還有了自己的菜園,之后可能會做一個戶外餐廳,研發更多新的菜品,做新的菜單、音樂、視頻、宣傳片甚至還有周邊玩具,這些東西都有可能會實現,就是一步一步的充滿信心。

現在我們又研發了新的菜品,能夠看到顧客的反饋和老顧客的狀態都像是回到了剛做硬舌的時候。這一切都是在西單店開業以后源源不斷的涌現出來的,讓我對硬舌又有了動力,所以我對未來非常期待。

我現在的感受就是復活了!

Q:這次和觀町的合作體驗如何?對我們有什么建議嗎?

A:我覺得這次合作挺愉快的,整體都特別好。當然過程中會有一些小摩擦,都是想把事情做好你們有你們想法我也有我的想法,摩擦是正常,沒有摩擦才不正常呢。(大笑)

而且你們從設計的策劃開始,到方案設計,施工把控,后期落地都很專業。

之前我也和別的設計公司合作過,有的公司效果圖做的挺好看,到實際落地就不是那么回事兒了,設計一方面是讓空間變得好看,最重要的是怎么能通過設計讓生意變更好!

有一個建議和期望就是希望在廚房設備設計這種功能性的地方給出一些更專業的建議。

Q:對觀町有什么期許和祝愿嗎?

A:最后就是祝你們越來越好!能做更多既能讓自己高興有成就感,又能賺大錢的項目!

編者后記:

之于從事設計工作五年的我而言,這種心滿意足的感覺無疑為我對于這份工作的情感增了很多溫度。雖然在行業里做了五年,也許是資質淺薄,只敢說自己才剛剛有些懂得設計的本質應該是什么。像這樣每個參與者全身心的投入深扎于項目,找出根本并給予合理的解決方式,對于單核思維的我來說很受用~~設計師其實是一群高危又脆弱的團體,給我們一寸肥沃生長的土地換來的也許不僅僅是一片森林。

然而之于食客的我而言,也許白天工作的時間并不真正屬于我。下了班,就想有間小店喝杯酒吃點肉舒舒服服做自己。金庸伯伯說:風陵渡口、外面風花雪月夜,屋內一群也許不認識的人聊天喝酒、吃肉,就會很溫暖很舒服的感覺,然后可能我再披上外套,再出去重回風雪夜的時候,就覺得沒那么冷了。知道有個可以去的地方,有份陪伴在。這份禮物送給你們也送給自己。華燈初上,這里有間硬舌小館在等你。

被時間見證過的材質+老店標志性符號+以物換酒=硬舌酒肉西單店

項目信息——

項目名稱:硬舌酒肉西單店

設計方:觀町創新研究所

項目設計&完成年份:2019.3~2019.8

設計總監:石英哲

創意總監:李翔

空間主創:張筱星

空間設計師:張也

品牌主創:高銘

文字編輯:張筱星

項目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單太仆寺街

建筑面積:100平米

攝影:袁啟峰